徐雷谢幕京东谋变

author
0 minutes, 4 seconds Read

2023年5月11日,紧跟着京东集团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京东宣布重大人事变动,49岁的CEO徐雷因个人原因提出退休申请,CFO许冉接任。

作为国内首家营收过万亿的民营企业,同时也是拥有55万人的国内员工最多的民营企业,京东在CEO这一职位上的调整,瞬间引爆。不过外界感知的突然和意外背后,企业的举动一定有其内在的逻辑。

当天傍晚时分,徐雷在朋友圈分享了一首《Its My Life》,与2018年他出任京东商城轮值CEO时,在微博分享的《Put Your Lights On》遥相呼应。两首歌,贯穿了徐雷的四年和其中担任京东集团CEO的一年。

这四年,徐雷做到了什么,没做到什么?弄清楚这两个问题,许冉接棒徐雷的答案也就明晰了。

01、守成之功与突破之困

2018年,被京东内部描述为“至暗时刻”。用户增长突然刹车、大企业病滋生,徐雷此时开始执掌京东最核心业务京东零售。面对这样的局面,徐雷召集高管在广东肇庆开了三天三夜的会,敲定经营理念、梳理组织架构,开启变革之门。

之后的三年疫情,京东也因为自营商品、自建物流的重资产模式,成为受影响相对较小的企业,获得了难得的平稳发展。

从守成这个角度来讲,徐雷是劳苦功高的。

当然,企业的成功往往是个人努力、组织给力和时势助力互相成就的结果。拿京东618来说,坊间不少人认为,是徐雷一手将京东的“红六月”打造成了“京东618”。其实早在1998年618就已成为京东的店庆日,此后刘强东亲手将“京东618”打造了成年中购物节。双11和618成为两大年度电商IP,也与社会经济和行业蓬勃发展息息相关。

但在徐雷担任京东集团CEO的这一年里,行业形势急速变化,老牌电商企业面临着不小的冲击。阿里因为与拼多多、抖快等平台优势品类高度重合,受到巨大的压力,营收增长几乎停滞。京东也不算太平,面向下沉市场的京喜难言成功,直播电商等内容生态没见起色,后起之秀们也在蚕食京东家电等优势类目的份额。

面对同行的步步进逼,京东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制衡办法。从创新突破这个角度来讲,作为CEO,徐雷需要承担责任。

直到去年下半年,刘强东强势发声:低价是零售唯一的武器,也是永远的武器。京东随即以成本、效率和以低价为核心的用户体验为指针,在刘强东主导下开启了新一轮剧烈变革。

今年4月,京东组织架构调整,取消事业群制,调整为事业部制。原事业群统管下的各事业部,将按照细分品类拆分为众多采销作战单元,拆分后的各采销作战单元内,不再区分POP业务和京东自营业务,二者全面打通,由统一的品类负责人管理,进一步实现流量“平权”。

从组织架构调整精简层级激发活力,到大力引入三方商家并推动其与自营流量平权,再到百亿补贴、单品直降等价格竞争动作,都紧紧围绕刘强东定下的战略方向展开。

效果已经开始显现,京东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京东当季新入驻商家数量大增240%;收入为2430亿元,同比增加1.4%;净利润为63亿元,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30亿元大幅增长。

这还不够,京东必须要继续变、要攻,要突破,这就需要更新鲜的血液。

02、谁是更好的执行者

刘强东与徐雷都是1974年出生,从企业人才梯队的配置来说,没有哪一位还不到50岁的创业者,会把企业交给同龄人而自己“躺平”。让后来的管理者尽快挑大梁,形成战略到执行的高低搭配,也更具备合理性和健康度。

一位熟悉徐雷的前京东中层管理告诉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