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潮已经消退巨头们遭受了巨大损失 虚拟世界将走向何方

author
0 minutes, 24 seconds Read

本报记者 吴青 北京报道

近两年爆发的元宇宙热度还在,但Forerunner Meta的元宇宙业务却陷入巨额亏损的泥潭。

近日,Facebook母公司Meta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3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第二季度营收和利润均实现正增长。 不过,负责Yuanverse业务的RealityLabs(现实实验室部门)第二季度亏损37.39亿美元,同比增长33%。 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该部门亏损约3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07亿元)。 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承认“这(Metaverse)是一个长期的赌注”。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也注意到,目前国内外元界的投资热潮已经开始降温。 微软、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元界相关部门负责人相继调整,相关团队也被裁撤。

曾经炙手可热的虚拟宇宙已经熄火了吗? 可以肯定的是,工商界对元宇宙的投资正变得越来越理性。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字经济平台专委会副主任委员高泽龙告诉记者,元宇宙的实现是一个长期、分步的过程。 一些科技巨头刚刚开始对元宇宙寄予厚望,重点布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但产生的经济效益却微乎其微。 后来发现元宇宙短期内无法实现,应该将其视为长期战略,于是开始理性对待,缩减元宇宙部门。 这是正常的调整。

连续巨额亏损的背后

Meta财报显示,负责元宇宙和虚拟现实(VR)业务的现实实验室部门本季度巨亏37.3亿美元,高于预期的36.8亿美元,也高于预期的2.8美元。去年同期达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Reality Lab已连续两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2022年亏损137.17亿美元,2021年亏损101.93亿美元。

全国政协元乡工委秘书长吴高斌表示,虚拟现实、增强现实(AR)技术发展潜力巨大,但仍处于探索发展阶段,需要大量投入研发和营销方面的投资。 因此,Meta在这方面的损失并不令人意外。

Meta首席财务官Susan Li坦言,预计2024年亏损将同比增加,但在业务发展方面,公司的雄心没有改变,公司有一个长期的时间跨度来评估回报关于该领域的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投资者一直敦促扎克伯格对元界业务相关支出保持谨慎。 去年,Altimeter Capital 董事长 Brad Gerstner 建议 Meta 每年在 Metaverse 上的支出不要超过 50 亿美元。 他认为,对于一个可能需要10年才能看到成果的项目来说,“数千亿美元的投资确实是巨大而可怕的”。

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还多次提到了人工智能相关的机会。 他此前曾表示,Meta不会错过当前的AI浪潮,将继续投资Metaverse相关业务,专注于AI与Metaverse的结合。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11月以来,Meta已经进行了多轮裁员。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Meta员工总数同比下降14%至71,469人。

自2021年9月以来,Meta股价从历史高点384.33美元一路下跌。 整个2022年,Meta股价下跌了64%,是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中表现最差的。 业内人士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全力投入Metaverse后,Meta并没有让人们看到清晰的转型路径,反而陷入了亏损的泥潭。

业内人士认为,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Meta在损失巨大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向Metaverse添加代码。 “元宇宙是一个需要长期持续投入才能看到利润的业务,如果我们现在宣布不再追加投资,那基本上就等于宣告元宇宙之前的转型失败了,更何况还有数百亿的资金投入。”美元的投资被浪费了,对外界和资本市场的信心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技行业观察人士告诉记者,Metaverse是目前排名第一的VR耳机行业,Metaverse相关产业也已在多个行业布局。 今年,社交广告业务的复苏也使其有能力继续投资。

投资趋于理性

伴随着Meta的持续巨额亏损,国内外科技行业巨头对Metaverse的投资也日趋平静。

早在去年8月,阿里巴巴达摩院XR(扩展现实)实验室负责人谭平就宣布辞职; 今年2月16日,腾讯宣布腾讯游戏XR业务将改变硬件发展路径,并对相关业务做出改变。 团队做出了调整; 3月,百度副总裁、“西让”元宇宙产品负责人马杰宣布辞职,转入大模型领域,担任“零千事”高管。

在2023年初的大裁员中,微软不仅解雇了MRTK(混合现实工具包)框架背后的整个团队,还关闭了其重要的VR社交平台AltSpaceVR。

消费者元宇宙也在降温。 字节跳动关闭元宇宙社交应用“派对岛”,腾讯数据存储平台“欢芯”被废止。 以曾经火热的元界房产为例,WeMeta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元界房产均价下跌85%,整体销售套数也从2021年的1.6万套下降至8月的2000套。 2022年,下降了87.5%。

就连元界行业最有价值、最实用的头戴式显示设备,也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IDC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AR/VR耳机出货量达到1123万台,同比增长92.1%。 不过,2022年全球AR/VR耳机出货量为880万台,呈现明显下滑,其中Meta出货量占比近80%。 2023年第一季度,全球AR/VR耳机出货量同比下降54.4%。

这让身处虚拟宇宙的Meta显得更加孤独。 扎克伯格表示,“许多公司在这方面没有采取大步骤,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非常不幸的。”

不过,市场上也有一些令人兴奋的消息。 例如,今年6月,苹果推出了MR(混合现实)耳机,震动了VR和Metaverse行业。 苹果在消费电子领域的吸引力不可低估。 业界预计,苹果的进入将引发一波行业热情。 “它可以对整个行业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HTC高级副总裁鲍永哲表示,苹果进入的好处是带来了很多与生活方式相关的应用,而这些生活方式应用对于消费者端来说会更加人性化和有吸引力。 更容易传播。

刚刚结束的第二十届中国国际数字互动娱乐展览会(2023ChinaJoy)上,除了当下热门的AI新品外,多款元界相关产品也在展馆亮相。 字节跳动旗下VR厂商PICO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随着各大厂商的入局、资本的热情、市场的关注,似乎很快就会爆发。今年以来,资本已经转移到VR领域。”其他热点,而市场也未能如预期般爆发,所以大家都有“凉”的感觉,其实行业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更多的是热点退去后大家情绪的波动。 ”

虚拟宇宙将走向何方?

元宇宙的原型最早来自斯蒂芬森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小说描绘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元宇宙。 2011年10月,Meta宣布一切入元宇宙后,元宇宙概念迅速出圈,引发业界广泛讨论和投资者极大热情。

如今元界行业遇到困难,很多业内人士都来到了元界已经“过时”的阵营。 他们认为,至少在几年之内,很难看到元宇宙成功落地并实现盈利。

不过,更多人仍然看好Yuanverse行业的发展。 Meta 高管 Vishal Shah 表示,Metaverse 并没有消失,只是围绕它的炒作消失了。 他认为,各家科技公司不再强调打造各种“元宇宙空间”。 如今热度已经退去,Meta正在努力打造他们理想的“元宇宙世界”。 虚拟宇宙是一个“刚刚开始的10岁世界”。 年的旅程”。

目前,元宇宙业务TO C市场大部分仍以游戏和娱乐为主,而TO B部分则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应用已覆盖生产制造、娱乐、教育培训、会展等多个场景,“为企业排忧解难”。 已成为元界业务增长的重要渠道。 此前,在企业市场,微软、英伟达、日产等都在利用“数字孪生”推动企业元宇宙的落地。 例如,宝马此前宣布将利用 NVIDIA 的 Omniverse 平台为全球 31 家工厂创建“数字双胞胎”。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盘和林介绍,目前元宇宙的普及有三个方向。 工业侧,以数字孪生、MR为核心的精细化、高效生产; 金融方面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数字资产产权; 以VR为核心的消费游戏产业。 同时,元宇宙医疗健康和文化旅游也是当前市场已形成的热点。

“元宇宙商业之父”马修·鲍尔指出,元宇宙的前提是互联,即不同自治系统之间的数据交换,这将涉及数万亿美元的风险和数十亿美元的建设投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实现起来难度很大。

毕竟,硬件、交互、体验、内容……这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生态系统,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单独支撑一个元宇宙。 对此,吴高斌表示,作为一项新兴技术和产业,元宇宙的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面临技术、商业模式等方面的挑战。 同时,元宇宙的发展需要跨行业、跨领域的合作,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我们总是过多关注当前的变化和未来一两年的变化,而对未来十年的变化和机遇关注不够。” 吴高斌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