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直播新业态发展解析

author
0 minutes, 6 seconds Read

什么是虚拟人?作为通过数字技术生成的虚拟人物形象,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虚拟人走入大众视野,虚拟偶像、虚拟客服、虚拟教师等开始引入相关行业应用。随着虚拟现实、人工智能、5G、图形渲染、数字孪生等技术产业的升级演进,以及元宇宙概念的兴起,虚拟人为电商、传媒、金融、教育、文旅、工业等行业注入创新活力。从概念划分看,虚拟人可简单分为原生虚拟人与虚拟化身两类。原生虚拟人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对应的真人,是具有人的外观、特点、行为,依赖显示设备展示的虚拟形象,可分为身份IP型和服务助手型等类别,如火爆抖音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人民日报虚拟主播果果等。虚拟化身在现实世界中存在对应的真人,虚拟化身由来已久,如传统游戏中用户能够自由控制的虚拟人物(如第三人称角色扮演类游戏)或看到模拟手和身体等部分形象(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得益于3D沉浸视觉及进阶追踪能力,位置、外貌、注意力、姿态、情绪等日益多元精细的身态语汇激活了虚拟化身潜藏的社交表现力。

什么是虚拟人直播?虚拟人直播主要通过演唱会、电商推广、短视频内容创作等多元化方式实现商业变现,业务模式主要独立直播、合作直播与嘉宾出演等。其中,独立直播指直播全程由虚拟主播独立完成,直播过程中涉及到实物展示环节可能由真人助手辅助进行,如屈臣氏“屈晨曦 wilson”、 快手虚拟主播“关小芳”、京东美妆虚拟主播“小美”等;合作直播类是由虚拟主播和真人主播全程共同直播,互为辅助,如动漫IP“一禅小和尚”、美食IP“我是不白吃”等。嘉宾出演类主要指虚拟主播作为嘉宾只在直播过程中出现一小段时间,参与IP相关产品宣传。

虚拟人直播产业链初步成型。产业上游是以IP策划类、工具类和内容制作类为主的虚拟人软硬件提供商;中游是以虚拟人制作商、互联网技术厂商、AI类厂商、CG和XR类厂商为主的技术能力支持平台;下游是以UGC平台、PGC及MCN平台、品牌代言类公司为主的应用落地场景平台。产业链各环节参与者通过资本投入,持续探索技术开发和商业化落地场景。目前,如何通过技术创新迭代降低成本、实现高效生产,以及培育体系化的IP孵化和运营能力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

虚拟人直播VS真人直播。李佳琦的对手将是虚拟人?这是元宇宙概念流行下部分网民对直播行业未来发展的畅想。比之传统真人方式的直播,虚拟人直播的优势主要表现为:在主播形象管理方面,虚拟主播可以随时更换,变换风格,让用户保有新鲜感。此外,虚拟主播不会跳槽、不会生病、可长时间在线,并同真交替协作,减轻直播工作压力,且不存在真人明星因言行失当累及直播业务的潜在风险。虚拟人直播的不足主要在于用户体验与开发成本上。在受众观感上,近年来虚拟人技术进步显著,但整体仍处初级阶段,一方面,建模或重建精度不足,表情、动作不自然,虚拟主播停留在“玩具级”的直播形象,除静态形象外,无法像真人般自如互动、灵活应对,机械化、流程化的行为举止与交流方式难以有效支撑快节奏、强互动的直播业务。另一方面,一味追求照片画质级的虚拟主播存在“恐怖谷”效应,过高拟真度的外貌表现大幅拉升了用户对虚拟人行为举止拟人化的心理预期,从而降低了总体可信性。如何持续提高虚拟主播真实感,同时精准调和外貌与行为拟真度间的配伍关系,成为发展挑战之一。例如,结合日常交流所须的适宜间距、注视转头、手势表情等潜藏的社交通识准则来持续优化虚拟主播。在开发成本上,虚拟人直播流程建设运营成本较高,所须渲染建模、动捕面捕、AI算法、XR系统等软硬件开发环节存在价格与技术门槛,大众缺少动力购买高端动捕设备或定制虚拟主播形象。此外,普通质量的真人重建成本可超百万,工期三个月以上。当前,虚拟主播上中下有产业链尚未完全打通,虚拟人开发自动化程度低,难以规模化生产,影响了虚拟主播应用推广。

虚拟人直播的发展前景如何?首先,虚拟人直播市场规模持续增长。2019年中国虚拟人市场规模约2234亿元,其中虚拟主播市场规模达433亿元。到2030年,我国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3亿,其中,虚拟IP和虚拟第二分身市场规模将达到1747亿元,虚拟人市场规模持续扩张将带动虚拟人直播产业的发展。其次,虚拟人直播与真人直播或呈现相互增益的效果。虚拟人直播与真人直播并不矛盾,随着AI技术的不断演进,建模、渲染、感知、交互等虚拟人关键技术环节将持续优化,虚拟人或将为真人直播带来更好的增益展示。得益于元宇宙的兴起,3D沉浸视觉及进阶追踪能力,位置、外貌、注意力、姿态、情绪等日益多元精细的身态语汇,激活了虚拟人潜藏的社交表现力。虚拟人或将直播场景带入元宇宙世界,激发虚拟人直播的社交属性。

但目前虚拟人直播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存在产业链下游落地场景的消费市场发达,而上游技术端相对薄弱,中游运营侧则存在变现困难等实际问题。因此,虚拟人直播的前景或许美好,但是否能将这个新业态转化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则需要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共同努力。从技术角度来看,虚拟人制作企业要跟上技术迭代的步伐、瓶颈、降低门槛并减少开发成本。同时运营企业要在激烈的竞争中不断完善商业模式,形成成熟的商业闭环。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研究所高级工程师 李默雯)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