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 被遏制虚拟宇宙被边缘化 新技术将走向何方

author
0 minutes, 35 seconds Read

 

中央广播电视网北京4月10日电(记者曹倩)ChatGPT4还没来得及接受世人对其新形态的赞叹,转眼间,一股被强力遏制的势头在全球被点燃。

马斯克、图灵奖得主本吉奥等数千人签署的《暂停先进人工智能研发》公开信发出后,得到了大量反响。 签名人数已超过9000人,理由是对社会存在潜在风险。 与此同时,欧盟国家和美国也纷纷采取行动予以阻止。 意大利在愚人节和线下ChatGPT打响了“反AI”第一枪。

业界热门话题是,近期,国内外各大科技公司的“ChatGPT”,从微软、谷歌到百度、创新工场、昆仑科技,均提交了阶段性成果。

与ChatGPT的庞大人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年前同样在业界火爆的Metaverse似乎也受到了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冷落”,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的动态发布。 元宇宙变“酷”了吗?

事实上,与ChatGPT的一骑绝尘不同,尽管失去了各大互联网公司的“青睐”,元界却一直保持着稳定和进步的状态。

近期,不少地方政府密集在虚拟宇宙领域展开新布局。 例如,苏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近日发布了2023年苏州元视重大应用场景需求,涉及7大领域30个需求场景,并开始向社会征集解决方案; 河南省印发《2023年河南省数字化转型战略工作方案》,支持郑州市争创国家元宇宙创新应用先行区; 合肥高新区将“元宇宙”纳入未来产业发展战略,打造“长三角元宇宙创新发展先行区”,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元宇宙。 产业创新高地。

或许当下更值得讨论的话题是,近两年风头正劲的新技术要么被各界打压,要么被各大厂商战略性放弃。 新技术最终会走向何方?

大小厂商竞逐ChatGPT,元界“踩刹车”

尽管处境艰难,以ChatGPT为首的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赛道在国内外依然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作为 ChatGPT 诞生地 OpenAI 的主要投资者之一,微软今年 1 月宣布将与 OpenAI 达成数十亿美元投资。 随着双方合作的深入,谷歌不能再坐以待毙。

3月22日,谷歌宣布正式开启ChatGPT竞争对手Bard的公测,该版本将首先在美国和英国推出。 目前,这两个国家的用户可以在 bard.google.com 上排队等候。 随着测试的进展,巴德将逐步在其他地区上线。

放眼全国,“中国版ChatGPT”热潮纷至沓来。 就看最近一段时间,不少公司都公布了大型AI模型的发布进程。

据民生证券研究所整理的时间线显示,从3月16日百度发布文心一言开始,到今年6月,每月都有多家公司发布大模产品。 仅4月份,华为、商汤科技、阿里巴巴、通化顺等多家公司就计划发布新的AI产品。

此前,多家公司也公布了ChatGPT中文版的研发计划。

3月21日,昆仑万维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为支持公司在ChatGPT中国版方面的探索,公司近期采购了总计约4400万美元的硬件设备。

3月19日,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公开宣布,将成立一家新的人工智能公司,目标布局大模型领域。 李开复表示,新公司不仅会打造中国版ChatGPT,还希望打造一个生产力应用的平台和生态系统。

3月18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2023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上表示,曾与百度CEO李彦宏探讨如何将智慧与农业结合起来,关注ChatGPT的发展并组织了相关人员开展研究。 研究、讨论。 就在前两天,百度正式推出大型语言模型“文心一言”。

“ChatGPT其实是AI时代的进化。过去我们总说AI时代已经到来,AI对大众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然而,所谓的AI其实只停留在B端转型,还没有真正与C端用户建立连接。 悦商集团创始人戴正指出,当ChatGPT开始出现时,我们看到的是AI与用户的直接对话,而这样的对话完全打破了原有的互联网模式。

与ChatGPT的火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Metaverse在各大互联网公司中却遭遇冷遇。 众人恍然大悟,上次这么火爆的元宇宙,已经很久没有被各大厂商提及了,竟然发布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新动态。

据公开报道,Meta裁员、微软取消工业元界业务线、腾讯改变XR硬件发展路径、快手元界负责人马英武离职并暂停全景视频业务、PICO裁员。 国内外互联网巨头纷纷给“元宇宙”“急刹车”。

“在媒体层面,虚拟宇宙的受欢迎程度确实在下降。” 网易遥台总经理刘白日前做客《中商会客厅》时表示,元界自2021年火爆后的两年里,媒体热度一直在下滑。 缺点是,ChatGPT推出后,公众的注意力转向了新技术,这给人的印象是元宇宙正在“踩刹车”,甚至已经变冷。 再加上业界元界团队的变动,公众会对元界的本质产生质疑。

商业化受阻后回归理性,元宇宙不爽

元宇宙的“踩刹车”或许只是现状,但“元宇宙没有凉意”显然是共识。

“在我看来,虚拟宇宙并没有变得更加冷漠,而是变得更加仁慈或者理性。” 刘白指出,业界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ChatGPT上,对元宇宙的关注度也有一定的起伏,但元宇宙的未来肯定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

从Gartner的发展曲线来看,一开始公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元宇宙上,这会导致行业过热和火爆。 但发展到高点后,行业会降温甚至到达低谷,然后慢慢回归低谷。 爬上。 这其实是非常符合行业发展规律的。 因此,刘白认为元宇宙发展的大方向没有改变。 短期内人气跌至相对底部位置后,必将再次回升,这将更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利亚德集团首席营销官刘耀东做客《中商会客厅》时指出,元宇宙是一个结果,它的理想状态对应着人类的物理世界,有内容、生产关系、生产力和其他所有相关的完美实体的孪生数字世界,而ChatGPT是一种技术或工具,其本身与元宇宙不在一个数量级。

刘耀东认为,目前业界对元宇宙的讨论正在“退潮”,因为元宇宙​​的概念提出得太早,无法在商业环境中变现。 无论是谷歌、微软还是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想要找到合适的都不容易。 到底是哪一方买单,大家对买单的一方抱有更高的期望。 因为大家都看到了理想的环境,所以希望也有一个理想的虚拟宇宙能够立即与我们产生联系。 最终的结果是有缺口、没有变现,企业就会开始减少高投入。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颜阳在接受央视资本之眼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与上述两位受访者类似的观点。

“目前参与元宇宙的企业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互联网巨头,另一类是基础平台或硬件提供商。” 颜阳指出,各大互联网公司进入元宇宙追捧热潮后,如今又回归了元宇宙。 企业的本源就是如何实现盈利,因为这是生存的基础。

纵观美国Metaverse市场,大致可分为两大阵营:专注于C端服务的Meta和专注于B端服务的微软。 去年年初,有一个培育B端市场的时间窗口,但更多时候,从C端入手可以获得一些早期红利。 因此,微软极力推动收购暴雪,与Meta形成正面对抗。

“但现在来看,前期通过交互硬件打通的元宇宙入口整体推荐情况并不是很理想。尤其是被寄予厚望的苹果,在虚拟现实方面并没有取得很好的突破;字节跳动的pico、腾讯的XR也有这个问题。” 颜阳认为,厂商需要在元宇宙交互层这方面站出来,真正找到快速盈利的点。 无论是互联网还是虚拟宇宙,发展都需要遵循梅特卡夫定律。 如果找不到符合梅特卡夫定律的商业模式,就很难大幅扩张。

从实际情况来看,虽然看起来已经被各大厂商分阶段采用,但官方层面还是传来了不少好消息。 仅过去两个月,就有不少地方政府宣布元界布局取得进展。

4月初,苏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近日发布了2023年苏州元宇宙重大应用场景需求,涉及7大领域30个需求场景,并开始向社会征集解决方案; 3月底,河南省印发《河南省2023数字化转型战略工作方案》,支持郑州市争创国家元界创新应用先行区; 2月中旬,合肥高新区将“元宇宙”纳入未来产业发展战略,打造“长三角元宇宙创新发展先行区”,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元宇宙产业创新高地。

另外,据韩国《亚洲日报》报道,韩国知识产权局(专利局)2月5日报道称,《元宇宙》相关专利已向韩国、美国、日本知识产权局(IP5)申请、中国、欧盟都是过去10年。 2011年至2020年年均增长率为16.1%。 过去五年(2016年至2020年),上述五个国家和地区提交的申请数量为43,698件,较2011年至2015年的14,983件申请量增长了近三倍。 2011年至2020年,美国申请最多,有17,293件申请(35.9%),其次是中国,有14,291件申请(29.7%),韩国有7,808件申请(16.2%)。

ChatGPT 不是元宇宙的“敌人”

事实上,目前风头正劲的ChatGPT和Metaverse并不是两个不相关的行业。

“元宇宙”概念涵盖领域广泛,包括区块链、人机交互、视频游戏、人工智能、网络与计算、数字孪生等六大底层技术。 它的发展衍生了百余种上层建筑产品。 剩下的物种。

“最重要的技术支撑点之一就是AI(人工智能)。” 颜阳告诉CCG资本之眼记者,各大厂商从元宇宙转向新风口ChatGPT,涉足大型AI模型,大多是为了寻找商业模式。 价值或竞争机制符合梅特卡夫效应。

在各种因素的制约下,AI在“弱人工智能”方面的应用效果更加突出,比如语音识别、人脸识别、视觉处理等。但对于谷歌、OpenAI这样的公司来说,他们拥有强大的算法和庞大的数据库,再加上强大的算力支撑,给AI的发展带来了突变。

这涉及到“双底现象”,即随着模型大小、数据大小或训练时间的增加,性能首先提高,然后变得更差,然后再次提高。 ChatGPT的训练就符合这样的模式,这让很多大型互联网公司看到了一线希望。 例如GPT3.0的训练模型大约超过1700亿,中国几大厂商的模型参数远远超过这个水平。 所以他们还是有一些机会的。

让我们回到Metaverse和ChatGPT之间的关系。 杨岩认为,以ChatGPT为代表的AIGC的出现给元宇宙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会。 元宇宙由“人场、物场”三部分组成。 例如,“人”更有可能与数字人相关联。 数字人的制作成本很高,至少是几千万、几百万。 现在,通过ChatGPT等AIGC模型,您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方法创建数字人。 提示或文字直接生成精美的图片、视频甚至大规模制作,可以显着降低制作成本,提高生产力。

虚拟场景的生成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数字生成。 此前,一些互联网厂商提供的元界场景制作平台,仍需要众多专业人员使用相关工具进行制作。 现在生产公司或个人使用这些AIGC手段,可以以更高效的生产力完成生产。

至于“货”,涉及到元宇宙中一些相关内容和产品的生成和生产,这也是AIGC的强项。

“之前的元界3.0模式让更多的用户参与制作,但提供的手段相对较弱。在AIGC的支持下,可以完成更多的内容制作。” 颜阳认为,以ChatGPT为代表的AIGC领先厂商的出现,为元界的发展迈上新台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认为人工智能生产力的这种提升最终会走到尽头。即使是资本追逐或者产业落地,也一定对治理国家有帮助,或者对产业民生有帮助。” 刘耀东说道。

“综合起来,整个元界的发展过程,让更多的用户参与到元界系统,即Web3.0。AIGC的突破,让更多的UGC变得更有生产力,创造更多的元界世界。内容已经形成了相辅相成的效应,虽然距离我们期望的完整AIGC还有一定差距,但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在提高生产力的同时,也在改变全人类的生产关系。” 颜阳表示,AIGC对我们的知识进行了再造之后,也对人力资源进行了重组。 在这样的趋势下,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和梳理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版图,数字经济迎来了新的时代。 初始点。

AIGC在国外领先国内厂商,前景可期

新技术的出现也可能伴随着利弊的权衡。 目前,ChatGPT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一些发展阻力。

由于各国加强监管,ChatGPT概念股近期出现波动。 A股方面,截至4月6日收盘,海天瑞盛跌13.37%,三三星、宏博股份跌停,华人在线、财讯股份等十余只个股跌幅均超过6%。

美股方面,当地时间4月5日,AI概念股C3.ai股价继上一交易日下跌逾26%后,股价跌幅逾15%。 两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40%; 它也属于AI领域。 SoundHound.ai一度跌幅超过11%,BigBear.ai跌幅超过15%,NVIDIA跌幅超过3%。

独立国际战略研究员陈佳表示,虽然ChatGPT等开发工具正遭到各国政界的全力抵制,但并没有改变科技和经济领域变革的趋势。 未来,AI硬件发展将持续推进,但增速将会放缓,因为包括NVIDIA在内的全球领先的AI芯片硬件厂商不会轻易放弃在细分市场的领先地位,而AI芯片不仅要处理个人隐私综合应用已形成一定优势,未来AI硬件将持续爆发。

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2月13日发布的《2022年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白皮书》提出,2023年,全面夯实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基础,支持龙头企业打造大模型以ChatGPT为基准,努力构建开源框架和通用大型模型的应用原型。

对于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颜阳认为,业界根据人工智能发展规律,总结了ANI(弱人工智能)、AGI(强人工智能)和ASI(超人工智能)三个阶段。 ChatGPT的出现之后,我们已经看到了人工智能从ANI到AGI进化的曙光,也就是说,当模型参数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普遍适用于各个领域。

“有句话说,人类创造垂直人工智能比水平人工智能容易得多。能够击败李世石的围棋人工智能可能无法给你倒一杯咖啡。” 刘耀东在《中商会客厅》节目中指出,在这个技术领域,横向壁垒、数据存储、沉没成本都非常高。

刘耀东坚信ChatGPT只是一个开始。 未来它一定会拥有超强的AI能力,横向解决很多问题。 到那时,生产力和社会协作分工可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刘白同意刘耀东的观点,并进一步提出,未来肯定会出现非常强大的人工智能,它不仅是某个领域的专家,而是成为多个领域的专家。

“虽然真正达到ASI阶段非常困难,但我们可以通过AIGC应用更多的机器并产生更多的数据。” 杨岩指出,早期人工智能的推进大致有两个方向,即内脑研究和OpenAI通过机器训练实现深度学习。 目前内脑研究的成果还不如OpenAI。 主要原因在于,科学界仍需要在人脑研究上,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上取得重大突破,才能克服这一障碍。

“如果这两条路能够并行、协同、配合,那么经过多年的奋斗,我们或许能够看到ASI的希望。” 颜阳表示,未来,除了各大互联网企业有能力打造大模型平台来支撑技术发展之外,更多的厂商或许可以走另一条小模型大应用的路。 就连微软这样的巨头也在探索GPT2在生物医学方面的应用。 即使他们没有足够的模型参数,他们也取得了令人兴奋的结果。 影响。 (阳光资本之眼)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