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研究院 技术与文明元宇宙虚拟时空与我们的未来

author
0 minutes, 12 seconds Read

2000年后,虚拟现实技术和计算机图形学的快速发展,以及《第二人生》游戏的流行,引发了学术界关于元宇宙的第一波讨论。 如今,虚拟宇宙被置于数字产业与未来世界的交汇处。 作为一个高度交叉的学科概念,它对人与社会关系的重构值得人文社会科学等领域的学者共同探讨。

 

2021年6月,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举办了主题为“科技与文明:元宇宙、虚拟时空与我们的未来”的研讨会,探讨元宇宙的概念、未来路径、虚拟技术与人类文明的碰撞,来自工业界、科幻界、学术界的人们从丰富的视角进行解读,对热点概念进行冷思考。 以下为嘉宾精彩回顾。

技术路径:技术和工具演进

来自元宇宙的重要帮助

Roblox元宇宙社区打造新一代互联网

段志云,罗伯斯中国区负责人

我主要从技术角度来理解元宇宙的概念。 从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普及到如今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工具能够提高生产力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将下一波升级称为“Full Real Internet”,即物理和电子手段的融合,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大门即将打开。

当我们不再狭隘地看待游戏时,我们会发现游戏正在成为一个“超级数字场景”,为我们的生活创造更多可能性。 未来的元宇宙仍然是通过游戏作为载体来实现的。 一方面,游戏型元宇宙需要具备更强的社交能力。 另一方面,还有更丰富的方式来呈现元宇宙,例如混合现实。 作为混合现实的物质载体,VR设备市场在未来一两年内必将升温。

平台技术主要有两个演进方向。 一是继续把更多的计算放在云端,这样本地的操作就少了; 二是用更简单的方法来达到更好的效果。 无论是元宇宙还是游戏社交平台,都要兼容尽可能多的设备,这是虚拟与现实无缝连接的基本要求。

为了让元宇宙成为可能,公司需要做的就是提供一个简单的技术平台。 开发者在平台上生产内容供用户使用,用户在平台上承载自己的社交媒体。 可以建立核心循环。

元宇宙游戏技术之路

胡轩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为什么这个时候又提到元宇宙呢? 首先是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我们的生活更多地迁移到线上。 其次,关键技术、工具和设备日趋成熟,包括人工智能技术、虚拟数字人技术、云游戏技术、AR/VR混合现实设备等。

我们这一代的互联网是高度抽象、折叠的生活,而下一代互联网则更有可能强调虚拟与现实的体验结合,将物理世界投射到虚拟空间,从2D时代发展到2D时代。全息时代。 全息时代有两条路径:一是从真实到虚拟,包括通过激光雷达或其他图像获取方式制作的虚拟城市,以及人的虚拟化。 另一种是从虚构到现实,借助游戏引擎,艺术家、设计师、普通人都有能力生产优质的艺术资源、互动和体验方式。

具体来说,游戏引擎拥有三大核心能力,分别是渲染、物理和运动。 渲染水平将决定游戏的质量。 物理方面是为了更好的模拟世界,比如地面雨水的积累、建筑物的破损等; 第三点作用,虚拟场景中的人和物体的动画和运动数据需要在引擎中产生。

游戏引擎正在构建辐射到其他行业的通用能力。 例如,虚拟制作技术将在实时变化的层面上解决传统绿幕拍摄的限制; 其次,汽车和仿真行业将有助于解决现实中成本高、耗时长、风险大、场景限制大的问题。 可以说,游戏技术为我们提供了一条通向虚拟宇宙的道路。

人文思考:来自时间的两端——

游戏史与科幻小说——再看虚拟宇宙

现代西方鹅游戏中旧欧洲与新世界的文明对话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助理研究员

我自己是研究游戏史的,所以主要从游戏史的角度来探索元宇宙。 当今游戏世界的重要特点就是让每个人都能打开上帝视角,自己玩弄文明历史。 通过模拟沙盘的逻辑,让不同时期的历史人物出现在同一个场景中,必须遵循两个规则:1、时间和空间相对封闭,无法与现实相联系。 尽管现实系统和游戏系统有很大相似之处,但它们的基本逻辑仍然是分开的。 2.游戏会制定一套既定的游戏规则,这也是角色共存的前提,比如经典的“圣杯争夺”模式。

从“规则”的特征中我们可以看到游戏或虚拟宇宙内在的张力结构。 Meta这个词有着无限接近于一的含义,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1、游戏拥有共享的理论视界环境,游戏构建了一个被玩家普遍认可的时空。 2、游戏面向意外的不确定性,对玩家来说充满了秩序变化和价值重估的可能性。

以17世纪的鹅棋游戏为例。 鹅是游戏中最重要的形象,相当于“元”。 我们也应该思考一下,元宇宙中的“元”是什么? 怎么设置呢? 这些都是值得讨论的话题。 虚拟时空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重估的可能性。 游戏根据既定的顺序和意想不到的选择形成有效合理的区间。 玩家在间隙中寻求新的游戏体验,同时带来重塑和重新评价文明与价值的可能性。 这就是元宇宙概念非常有意义的地方。

元宇宙和科幻小说的未来

陈秋帆,科幻作家

我主要从叙事文学的角度来看待虚拟宇宙。 科幻小说底层的世界观结构是基于对现有科学技术基本规律的尊重,以及合理的推演,这在元宇宙中非常重要,即所有的世界构建都是基于一套规则。

麦克卢汉指出“媒体是人类的延伸”。 就媒体而言,我们也在不断追求更模拟、更沉浸、更贴近现实世界的媒体形式。 这种媒介进化的最终形式可能是虚拟宇宙形式。 我认为虚拟宇宙形式是一种新的生存方式,它包括几个特点:1.游戏化。 游戏化从人类文明诞生之初起就是其本质。 未来可能会成为一种普遍模式,发生在教育、工作领域,甚至为社会层面的集体动员提供奖惩机制,激励更多人。 的积极性。 2、虚拟宇宙的一大特点是它可以创造规则,其中可以出现与我们当前物理空间和时间不同的规则。 未来20年的一代年轻人,出生后可能会与元宇宙的世界产生联系。 他们在那里寻找他们最喜欢的元宇宙规则设置。

技术日新月异,当今的科幻小说作家不断将他们的想象力推向极限。 元宇宙也是科幻叙事的未来。 这种叙事脱离了现有的文字、视频、游戏等媒介形式,摆脱了界限感和线上线下的区别。 在这样的新形态下,未来的元宇宙一代会产生什么样的新文化形态、消费观念、三观,需要我们科幻界、学术界和实践者的大胆想象。

系统哲学:元宇宙是如何嵌入的

社会和经济制度

虚拟宇宙中的正义问题

陈忠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

元是哲学中的形而上概念,代表着最基本的事物。 我们不妨从文明史的角度来看,为什么游戏世界要用元宇宙的概念呢? 这是游戏在现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分工中从边缘回归中心地位的动力。 在文明产生社会分工之前,游戏是生活的原始状态; 现在通过数字化,又回到了游戏与生活融为一体的状态。

第二,元宇宙的作用和功能是什么。 至此,新的数字技术已经开始全面影响我们的各个方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生活方式、情感、话语。 它的积极作用给了我们很大的想象空间。 同时,我们还要考虑技术进步过程中可能遇到的边界,比如虚拟平台的运行是否能够匹配现有的资源体系,这样的理念是否能够物化、经济、可操作。工业化。 还需要考虑最基本的社会关系、人的身心约束是否能够匹配这样的虚拟世界。

生命的触发点、坎坷和虚拟现实的世界

杨庆峰复旦大学教授

从生命和体验的角度来看,虚拟宇宙的虚拟生命和虚拟现实世界与自然生命的真实形态之间存在着矛盾。 我们可以用现象学家胡塞尔的“触发”和“凹凸状态”的概念来解释生命真实的“凸凹状态”与当前虚拟宇宙的“平坦状态”之间的矛盾。

“触发”和“触发的颠簸状态”是胡塞尔在《被动综合分析:讲座和研究草稿1918-1926》一书中使用的概念。 这是讨论记忆行为中的联想现象,但我们可以用来分析今天的问题。 无论是真实宇宙还是虚拟宇宙,归纳都是人与宇宙相互联系的方式。 感应作为触发器,对于生命的结构非常重要。 对于真实的宇宙来说,最初基于感知构建的都是等距的。 例如,这里的每个人对我来说都是陌生人,这是等距的。 但随着时间的延续,你们讲话、表达的深入,最初的等距已经减少,变成了非等距,因为我们已经彼此熟悉了,甚至有些想法已经融合了。 这就是对话触发的凹凸状态。 触发结构的状态就像凹凸不平的浮雕,浮雕让平面变得三维。 生活状态也因沟通距离而逐渐偏离。 概念相似的人之间的距离缩小,呈现凸态,相反的状态之间的距离拉宽。

了解了现实宇宙中生命所引发的坎坷状态后,我们再来看看虚拟宇宙中的情况。 虚拟宇宙的虚拟世界是平坦的,人与虚拟物体之间存在着“永恒的空间距离”。 现实中,距离是可以通过时间跨越和到达的,但在虚拟世界中,这个距离是无法通过时间克服的。 因此,虚拟世界中虚拟技术构建的虚拟物体缺乏生命触发器应有的凹凸状态。 这是构建虚拟宇宙过程中的一个很大的限制,它会剥夺他们生命触发的凹凸状态。

此外,随着神经科学等技术领域的进步,大脑可以得到增强,意识和记忆可能成为数据商品。 这对于虚拟宇宙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因为可以交换的东西更多了。 。 但对于哲学和伦理学来说,这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会更加疏远“生命引发的凹凸状态”。 因此,在考虑虚拟宇宙问题时,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上述矛盾的存在。 只有这样,才能让元宇宙找到与人们生活经历的有效契合点——生活引发的坎坷状态被揭示出来。

宇宙外宇宙,游戏中产品交易的时间本质

王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在讨论虚拟宇宙时,我们首先要集中注意力。 虚拟宇宙是一个新兴的概念。 现在最重要的是多思考一下虚拟宇宙的发展方向,看看能推进到什么程度。 最终会达到涅槃或者将来会发生什么。

从未来学的角度来看,元宇宙的发展非常值得期待。 虚拟宇宙的路径可以用人文学科的工具来思考,比如海德格尔和胡塞尔的理论。 但一个新的系统可能与生存或生活无关,因为它直接带来的新画面无法用我们的生活经验来衡量。 更像是恰巧被吸收到这样一个系统中的人生经历。 人生经历可以用“索引”二字,或者“光芒”来概括。 生命点一一进入虚拟宇宙,并被吸收到虚拟宇宙中,成为一个整体。

我是中文系的教授,但我更关心元宇宙发展中的一个经济问题。 当我们讨论元宇宙如何实现这个问题时,我们一般都把它当作一件好玩的事情。 但虚拟宇宙要真正建立起来,必须有先决条件。 这一定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我并不是说这一切都很严重。 如果一切都严肃起来,那就变成了生活,变得无趣了。 但我们为什么要进入虚拟宇宙呢? 正因为这不是生活,所以它必须有趣。 它希望我们扮演社会角色。 由此,我们可以扮演很多社会角色。 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它可以给真正的社会角色一个隐藏的地方。 当然,这是在未来,未来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社会情况,元宇宙也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其实想一想,这样的需求不仅是95后的专利,一些年纪大的人可能也有这样的需求。 电影和游戏为我们提供了暂时逃避的手段。 但虚拟宇宙不仅仅是这样的东西。 它不仅仅是提供快乐的避难所。 其中必定有某种东西与生命一起延续,成为“我”的某个部分或一个独立的存在。 这样就需要一个非常实用的东西。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想象在不远的将来,生活的某些部分会在游戏中得到体现。 其实很多部分都已经实现了,比如云旅游、云展览等等,我们甚至可以想象一下元宇宙未来的发展,可能会让玩家进入元宇宙,把它作为基本的生存空间。 那么,可能会带来一个麻烦的问题,就是我要讲的经济问题,如何赚钱,如何养活自己,如何让玩家在游戏中感到快乐并生存。 这就需要元宇宙提供一个基本前提。 它必须扩展一种能力,使我们能够使用生活中的各种物品并赚钱养活自己。 这一点尤其重要。 如果这一步能够实现,那么元界就能初步实现取代互联网平台的目标。 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元宇宙中的产品交换。 元宇宙中的产品价值有一个时间递减的特性,即随着时间的推移,产品的价值会越来越低。 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另一个问题是虚拟代币的实际交换。 当然,这是虚拟信用体系比较困难的问题,估计短期内很难解决。 但无论怎样,我认为如果元宇宙不仅仅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个另类的网络平台,它一定能让里面的“玩家”或者说用户实现收支平衡,甚至是一个比较好的平衡。 目前,NTF可以被视为一种输出形式。 可能元界产品的本质更具有艺术性,是针对人们更好地实现社会角色的需求。 这归根结底是一个经济问题。 我认为在技术实现过程中应该特别注意这一点。

虚拟宇宙的概念是不久的将来的事情。 无需担心其发展。 是可以发展得很好的。 我们需要从一个推广方向来讨论,这个虚拟世界如何继续玩下去,游戏到什么时候会出现问题,但是10年内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等到出现问题再讨论有问题的事情,因为这样才能制定新的方向。 虚拟宇宙的画面、新颖性或者沉浸角度是一个明确的方向。 如果你需要人文部门的建议,就按部就班,保持前瞻性,警惕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危险。

价值思辨:“人”与“生命”

它将如何存在于虚拟宇宙中?

虚拟宇宙中人类主体性的反思

蒋建国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虚拟宇宙的概念对新闻理论提出了新的挑战。 从新闻学的学科角度来看,没有流量就没有新闻。 虚拟宇宙的概念指向虚拟空间的流动,极大地解放了人们的物理空间。 我们现在的一些社会新闻,尤其是网络上的很多娱乐新闻,缺乏人文关怀精神。 空间越广,传播速度越快,社会新闻中的“人失踪”现象越来越明显。 元宇宙强化了人们在虚拟世界中的“模拟”体验,可能越来越不关注人性、人的情感、人的价值观。 这将对人的主体性带来新的冲击,影响新闻生产、消费和社会价值产生新的变化。

虚拟宇宙的现场体验是同质的,人们在游戏中的感受是相似的。 缺乏哲学意义上的“我在,故我思”,参与者的消费模式可能会趋同。 模拟世界让我们暂时脱离现实,没有时间感,但脱离现实会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主体的消解。 因此,过度沉迷虚拟宇宙中的虚拟沉浸式消费可能会给个体的现实生活带来更多混乱。

最后,虚拟宇宙会给人们的情感认知带来一些新的挑战。 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拥有丰富的心理体验,但人们在虚拟宇宙中的体验却相对相似,极其缺乏传统意义上的反思和批判精神。 最近有一个概念,日常生活本身就有创造“购买力”的隐喻。 数字劳动或数字生活无法解决我们现实的困惑。 也就是说,虚拟宇宙本身并不能给消费者带来财富,这就过度强化了虚拟宇宙的模拟性。 经验并不能带来实际的消费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媒介文化研究关注的是亚文化的动态发展,尤其是群体生活和心理感受,但虚拟宇宙的同质化体验可能会给亚文化的发展带来新的挑战。

互联网元宇宙的标准化逻辑

徐翔 同济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

我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待元宇宙:在元宇宙中,用户是处于柏拉图意义上的“洞穴”状态,还是回归到重复和标准化? 在丰富多彩的虚拟世界中,标准化的问题还存在吗?

反思的来源之一是文化产业批评中经常使用的标准化理论。 从这个理论角度来看,元宇宙已经成为一种工业产品,对用户来说呈现出非个性化的一面,这已经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从我去年对今日头条的算法和推送的实证研究来看,我得出的结论是,算法下信息的传播和流动,造成了一种信息封闭。 这种信息流动带来的封闭性,在元宇宙时空的传播范式中是否还存在?

另一个根源是,当我们讨论同质性时,我们常常关注本地化,比如亚文化亚群如何形成本地同质性。 事实上,局部同质性与全局同质性不同。 用户主体如何成为平等化、标准化的人,不仅仅是网络中“巴尔干化”用户孤岛的产生,而是虚拟宇宙为何陷入整体“巴尔干化”的问题。

有几个驱动因素导致了标准化的后果。 首先,在虚拟世界的信息生产和传播过程中,我们并不是处于一个完全自主的语境中,我们仍然要模仿、学习、传播和流动模型。 实证研究表明,交互性可能会带来共同倾向,使系统整体同质化、趋同化,系统向某个节点会变得越来越重复。 连接是平等的,但连接权利并不平等。 元宇宙的文化精英,距离众生并不遥远。 越是精英,就越是普通、普通。 相反,越是处于群众最底层的草根,标准化塑造的能力就越弱,异质性就越强。 在虚拟宇宙的互动中,处于联系中心的人会变得与其他人更加相似。 这个结果与“人畜共进”的说法是相反的。 另一方面,“富人俱乐部”效应表现为中心性高的连接节点更加紧密,边缘处的相互连接更加分散。 这也导致高连接用户的相似度要高于边缘用户。

最新宇宙新闻简写_元宇宙新闻资讯_新闻宇宙什么事件/

丹尼尔·莫森尼·卡比尔·巴克斯特伦 (Daniel Mohseni Kabir Bäckström) 是奥斯陆大学文化研究和东方语言系中国研究博士研究员。 他拥有斯德哥尔摩大学宗教研究、中国研究和人类学背景。 丹尼尔的研究兴趣包括宗教——尤其是上座部佛教、少数民族、佐米亚研究、无政府主义、宇宙学/本体论与生态学之间的关系,以及人类学中的现象学方法。 他目前正在与布朗族合作开展一个项目,研究人们如何与他们看不到或摸不到的事物互动。

奥斯陆大学的个人页面:

研究/临时/danimoh/index.html

电子邮件:

dmkbackstrom@ikos.uio.no

最新宇宙新闻简写_元宇宙新闻资讯_新闻宇宙什么事件/

工作经验

2020- 奥斯陆大学

工业博士研究员

治理小组

可持续发展特别顾问(ESG服务)

2016-2019 独立顾问

协助公司和公共部门管理挪威-中国项目。

2011-2016 挪威船级社(DNV)

亚洲区政府及公共事务总监(2014-2016年驻上海)

可持续发展风险管理首席顾问(2011 年 1 月至 2014 年 4 月)

2002-2010 BI挪威商学院

国际关系总监 (2009-10)

行政工商管理硕士课程研究主任(2007-08)

BI与复旦管理学院在上海联合MBA项目研究部主任(2002-07)

2000-2002 复旦大学北欧中心,上海

项目经理

元宇宙新闻资讯_最新宇宙新闻简写_新闻宇宙什么事件/

2012年11月,参观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

1954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槟城,1978年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1982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任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系教授。 他还是布鲁金斯学会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外交政策研究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以及哥伦比亚大学全球化与可持续发展中心东亚项目主任。 他目前的研究重点是东亚(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经济问题、国际金融建设、经济增长和汇率经济学。 在专业经济期刊发表论文100余篇,出版专着多部。 1985年2月在《国际经济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理性预期下汇率决定的货币方法:美元马克的案例》被誉为《国际经济学杂志》30年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论文2000年发表的25篇论文之一。

胡永泰教授为许多国家的政府提供宏观经济、外汇管理、国有企业重组、贸易问题和金融部门发展等方面的建议。 他是中国财政咨询小组的成员,该小组帮助设计了1994年1月在中国实施的税收和汇率改革; 1997-98年,胡永泰担任美国财政部特别顾问,包括随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访华,并参加在香港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 2002年至2005年,担任联合国千年计划东亚经济特别顾问。 2005年7月,他被任命为马来西亚总理国际顾问小组成员。

2004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授予胡永泰“杰出学者公共服务奖”,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关系研究所授予他“伊斯兰国杰出研究员”称号。 胡永泰教授还是《亚洲经济学选集》和《中国经济与商业研究》的主编,《计划经济学》和《亚洲经济学》的联合主编。 他还担任多种学术期刊的顾问。 2011年10月,胡永泰教授正式受聘为复旦大学特聘讲座教授,参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和金融研究中心(待建)的工作。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