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和AR逆袭成流行趋势

author
1 minute, 19 seconds Read
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和 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曾受到挫折,备受质疑,可是现在它们已经崛起了。消费者的兴趣和销售量双双飙升,从前的死亡预言早已破灭。AR设备困境重重,售价高昂,应用场景有限且市场鱼龙混杂,但这些难题都未能阻挡它的发展,它正焕发生机,焕发生命力。

当然,最近一次的CES 2020大展更是证明了VR和AR有着广阔的市场潜力,创造了出人意料的精彩表现。外媒 VentureBeat

Jeremy Horwitz作为一名资深记者,深入CES现场调查后得出结论:AR和VR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以下是我们在不改变原报道意思的情况下进行的编译。

【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可以想见,在CES现场深入挖掘出AR和VR的潜力,必然会影响未来技术发展方向。

漫步在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的北厅、中厅和南厅,可以发现混合现实技术 (MR) 随处可见——主流汽车制造商、开发商和流媒体公司都在展示其 VR 和 AR 解决方案,其中一些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本届 CES 展览上,除了传统的展台设备和展示,参展者同样可以直接亲身体验各类黑科技。

毫无疑问,本次 CES 展览无疑是我曾经参加过最令人叹为观止的 VR 和 AR 展览,以下是 CES 2020 上一些最引人注目的 VR 和 AR 主题。

汽车行业中的 VR 和 AR 应用

在本次 CES 展会上,数家汽车制造商展示了令人瞩目的 VR 和 AR 应用。

韩国现代汽车 (Hyundai) 在 CES 2020 上为参展者准备了八个 Pimax 宽屏 VR 耳机,供其体验 S-A1 飞行出租车,而这款飞行出租车的原型机悬浮在展厅空中(如下图所示)。但事实上,这仅仅是众多汽车制造商所提供 VR 体验中的一个。

【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此次 CES 展会上,现代汽车通过提供 VR 技术,为参展者创造出了身临其境的飞行出租车体验,这体现了该公司一直以来将技术创新作为核心竞争力的理念。

相比之下,本田 (Honda) 并没有展示其 VR 自主驾驶模拟器。相反,他们花费了九分钟时间,探讨了未来十五年 VR 技术在汽车行业中的重要意义。通过虚拟化的三维 VR 技术,本田向观众们展示了一些技术成果,如已在俄亥俄州美国 33 号公路上测试的 V2X 互联安全技术 Safe Swarm,以及可用于购物展示或起到疗愈作用的车窗设计,这些技术在未来将显著提升汽车产业的质量和安全性。

【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本田所呈现的 VR 体验不仅仅是一些未来技术的呈现,更重要的是将人们带入到未来的世界,让他们感受到未来汽车带来的改变将如何影响生活和社会。这种方法虽简单,却实际了,再次证明了本田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

或许你对此仍有所质疑,那么让我们再来看看奥迪 (Audi) 推出的“智能体验”:车窗变成了一个屏幕,其中 AR 图标会弹出以展示周边地标,车辆甚至会根据驾乘人员的健康数据提供呼吸锻炼建议。这种全方位的智能化体验,让人感受到了未来车辆的惊人创新和功能强大。

【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奥迪的“智能体验”不仅仅是一款车辆,它完全颠覆了当前驾乘体验的方式和界限。从此,驾车出行不再是单调乏味的行程,而是一场多维度的科技体验。这也再次证明了奥迪始终将技术创新和用户需求相结合的思路。

汽车制造商们正在利用替代显示技术创新提醒驾驶员,奥迪通过左右眼传感器来创建只有驾驶员能看到的悬浮立体显示,实际上它是一种 AR 风格的平视显示器。令人兴奋的是,在 CES 上展示了许多不同的无眼镜 3D 显示器,它们在汽车领域的价值尤其突出,因为驾驶者不应该在行驶中带着眼镜或护目镜来进行 AR 制导。

消费和企业级 VR

首先,我们来看消费级 VR 的情况。两个消费级 VR 巨头索尼和 Facebook 都没有在 CES 露面,这引起了一些关注。然而,仍有其他公司如 Pimax、Pico 和 HP 等等展示了它们的 VR 头戴设备和相关技术。

与此同时,在企业级 VR 领域,曾经规模较小的公司如 Varjo 正在蓬勃发展,他们最近与美国国防部签署了十亿美元的合同,合作研发先进的 VR 头盔。

尽管 2020 年 CES 上没有哪个消费级 VR 领域大玩家推出新硬件,但索尼的 PS VR 销量已突破 500 万台,这已经超过了任何一款 VR 头显。Facebook 安静地享受 Oculus Quest 的强劲需求,因为 Oculus Quest 在节日期间已基本售罄,无需降价。

去年在 CES 上推出的 HTC Vive Cosmos 耳机受到了大量批评,因此 HTC 今年未参展。在此期间,其他一些公司也展示了一些有意思的技术,例如 Nolo 展示了一种 6DoF 解决方案。用户只需将手机放入 Nolo N2 VR 头显内,连接 NOLO CV1 Pro 手柄,借助 5G 网络或家庭光宽带,即可随时随地进入云 VR 游戏。

云 VR 游戏可以让用户不受设备限制,只需花费 200 美元,即可在手机、笔记本电脑或耳机上启用 6DoF 虚拟世界。

韩国公司 bHaptics 展示了其 Tactsuit 系列可穿戴触觉配件,其中包括 Tactot 触感背心,售价 499 美元。通过在胸部附上一套强大的振动致动器,用户可以仿佛成为特警部队成员。我在游戏《绝地求生》(PUBG)中测试了这个系统,发现上半身触感效果十分明显。bHaptics 正致力于为即将推出的《绝地求生》VR 版本提供软件级支持,这可能成为 2020 年 VR 领域的一大突破。

企业级 VR 技术也在蓬勃发展。Pimax 和 VRgineers 都展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8K” VR 头显,其分辨率高达 4K(每只眼睛)。

VRgineers 推出的最新 VR 头显 8k XTAL 不仅适用于企业用户,还适用于最苛刻的客户——飞行员和宇航员。尽管 VRgineers 表示美国空军已购买了这款头显,但我注意到他们在展会上评估了 Pimax Vision 8K X。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无法通过单一镜头对具有深度的 3D 物体进行完美捕捉,但是当用户穿戴 Pimax Vision 8K X 时,能够获得最为逼真的 VR 体验。它是当前市场上最高分辨率的 VR 头显,适用于需要进行高分辨率渲染的专业应用领域。

XTAL(上图)和Pimax(下图)能够完美代表高质量图像的效果。两种设备都成功地消除了屏幕门效应,只有当视网膜凹式渲染打开并保证中央比外围更强时,用户才能看到单个像素。令人激动的是,毫无疑问,这些新方案不仅适用于企业用户,还适用于最苛刻的军事领域用户。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无论是XTAL还是Pimax,它们都能为用户呈现高质量图像,并消除视网膜门效应,确保用户获得最佳体验。在进行视觉处理时,这些设备能够提供不同几何区域的逼真感受。这种优势不仅适用于企业用户,同时还适用于军事领域等对质量要求极高的领域。

企业级 VR 领域已经引起了各大公司的广泛关注。除了 VRgineers 推出的 8k XTAL 耳机和 Pimax Vision 8K X 头显外,其他公司也在积极竞争,力图在这个领域赢得一席之地。

中国公司 Pico 推出了带有眼球追踪和不带有 Tobii 眼球追踪的 Neo 2 耳机,它们分别与 HTC Vive Pro 和 Vive Pro Eye 相当。这些产品不仅价格更低,而且功能更强大,为用户提供前所未有的 VR 体验。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现在许多公司都在绞尽脑汁地设计新产品,尝试在企业级 VR 领域获得竞争优势。这些新产品将极大地提高 VR 技术的可靠性和效果,为用户带来真正的身临其境体验。

松下(Panasonic)在展示了一款小巧轻便的企业级 VR 眼镜原型后,让人感到犹豫不决。该款 VR 眼镜受益于去年 CES 上展示的非常规微型显示器以及 HDR 色彩再现技术,但视野非常有限,且可能永远无法度过概念阶段。松下此次并未披露太多细节,所以人们只能静待其后续发展。

消费级和企业级 AR

多年后回顾 CES 2020,我们会记得 AR 技术第一次真正面向消费者展示,并走进了科幻的画面。这一创新多亏了 3500 美元的全息镜头耳机进入主流市场。多家公司展示了价格在 500 至 600 美元之间的功能各异的 AR 眼镜,这些产品都计划在 2020 年夏季上市。

技术进步引领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各大公司也开发出更多更强的 AR 和 VR 产品,让用户体验更加真实。随着时代变革,AR 和 VR 已成为未来科技发展的重要方向。

高通提出了“XR Viewers”或“XR Smart Viewers”的创新方案,该方案通过在轻型眼镜中嵌入传感器、相机和立体显示器,同时使用智能手机进行核心处理,从而推动 AR 和 VR 技术的发展。

消费级 AR 眼镜中,Nreal Light 是最好的产品之一,它来自中国,并且其他类似的产品也大多产自该国。但是,大多数消费级 AR 解决方案都存在同样的问题,设计感、舒适性、视觉性能和软件支持往往不能完全结合。在使用了 MadGaze、0Glasses 和其他公司的类似眼镜之后,人们会发现 Nreal Light 勇夺AR 眼镜品牌之冠的理由所在。

随着AR、VR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这一领域,为用户带来多样化的产品选择,未来的AR、VR市场也将会越来越有活力。

Nreal 是一款在消费级 AR 领域脱颖而出的 AR 眼镜,虽然市场上已经有很多重量轻盈的 AR 眼镜,但 Nreal 依然脱颖而出。

当前消费级 AR 领域的格局表明,苹果可能要到 2022 年才能够进入该市场,因为有运作和设计挑战等多种因素在阻拦。这为那些率先进入市场的玩家提供了机会,他们将赢得更多的粉丝和提升消费者认知的机会。而苹果则需要等待技术和设计近乎完美地结合,以便实现大规模生产。

目前,我对 AR 眼镜主要有几个关注点:

首先,AR 眼镜是否适合每个用户的鼻梁高度?这可能有点出人意料,但事实上这非常重要。在 CES 上展示的大多数 AR 眼镜中,光学系统都是以固定角度投射影像的,只适合鼻梁较低的用户。

其次,AR 眼镜如何保证舒适性?这是消费级 AR 解决方案需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因为用户需要长时间地佩戴。眼镜材质、重量、调整和散热都需要被优化。

最后,AR 眼镜能否提供丰富的内容?因为好的 AR 硬件是一方面,良好的软件生态也是必不可少的。未来消费级 AR 眼镜市场大有可为,需要有更多量身定制的体验和内容。

目前市场上的AR眼镜通常不能适应每个用户的鼻梁高度,如果鼻梁较高,可能需要调整眼镜的倾斜角度才能看到AR效果。另外,现有的眼镜要么太高,要么太低,因此眼镜内置的用于视线跟踪的内部相机可能无法正确捕捉消费者的眼睛位置。

经过测试,VR系统已经可以获得正确的水平瞳孔间距离,从而使显示器适应不同瞳孔间距的需求。而AR眼镜现在似乎更注重垂直定位,这还不足以解决匹配较大头部尺寸、线缆定位和重量等问题的需求。

其次,AR眼镜的房间规模跟踪系统性能如何?只有当AR眼镜能够准确映射房间时,其界面才能像Oculus Quest那样清晰地显示在固定位置。例如,当我测试Nreal Light的Nebula系统时,我可以在充满图标和文本的“主屏幕”界面后面行走,查看其背面设计。

不过,仍需观察 AR 眼镜的正式版是否能够像 Oculus Quest 那样完美地实现房间地图功能。

为了解决输入问题,AR 公司也在进行探索,而 Nreal 则持开放态度在试验几乎所有可用选项;消费级眼镜将能够利用智能手机作为类似于激光笔的3DoF输入方式,配合头戴式摄像头实现眼睛和手部跟踪,并与第三方6DoF手臂传感器(如下图所示)结合使用。相比之下,其他AR眼镜的开发商似乎只关注一个或两个输入选项,这并不足以取得良好的输入效果。

来源:雷锋网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我并没有在CES上花太多时间关注企业级AR解决方案,因为从去年到今年,这个领域的发展似乎没有任何显著的变化。业内的企业级AR大佬微软和Magic Leap也都没有出席。至少在我参观过的展位中,我没有看到任何HoloLens或Magic Leap One硬件设备。而在去年,我至少看到两家知名公司曾使用这些设备做演示。

相比之下,更为普遍的是像Vuzix这样的公司所提供的产品。在CES上,Vuzix发布了M4000——一款企业级AR耳机。这款产品类似于老款M400型号,但现在配备了更为昂贵、透明度更高的光波导显示器。

据报道,M4000将为特定行业提供视觉上更少干扰的AR查看选项,而M400则将继续服务大多数企业客户的需求。考虑到波导技术是业界未来AR解决方案的选择,我们向显示器厂商Syndiant询问了波导显示器的价格和性能差异,以及我们在2020年可能看到的进展。Syndiant公司发言人表示,波导显示器的起价比非波导屏幕高15-20%,但要获得同等或更高的分辨率和细节,波导的成本可能会跃升至50%或100%。综上所述,今年的CES可谓是AR和VR领域的一次盛会,展示了众多消费者和企业级产品。尽管如上所述,AR和VR行业的一些关键参与者没有参加此次展会,但这并没有阻碍业界向前发展和创新。正如Jeremy Horwitz所言,AR硬件、软件以及整体用户体验元素的发展不断取得突破,VR也正逐渐从消费级设备进入到零售和商业领域,这些领域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CES展会为2020年提供了良好的开端,未来几个月的进展也将继续令人期待。AR和VR行业发展蓬勃,这一事实不容忽视。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