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顺利元宇宙如何改变旅游业

author
0 minutes, 2 seconds Read

元宇宙是时下非常热的词,百度上相关页面超过一亿,可见它的受欢迎程度。 据彭博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4 年 Yuanverse 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 8000 亿美元; 普华永道预计,2030年Yuanverse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充满想象和期待的庞大市场空间。

从相关行业人士宣扬的元宇宙来看,旅游业是未来应用较多的行业之一; 一些地方政府已将元宇宙纳入文件和报告中,其中不少涉及旅游业。 尽管有种种喧嚣和兴奋,目前元宇宙还没有一个普遍认可的权威定义,这恰恰说明它作为一个新事物仍在加速成长和形成。 目前一个基本共识是,虚拟世界本质上是现实世界虚拟化、数字化的过程。 由此也可以判断,其对旅游业未来的影响以及影响程度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

1、积极影响是基本判断

旅游业是一个综合性、关联性很强的产业,相关产业和业态有100多个。 任何外部的技术进步和环境变化都会对旅游业的要素产生直接影响。

1841年,英国人托马斯·库克组织了第一个旅游团,标志着现代旅游业的开始。 此后,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持续对旅游业产生积极影响。 以近10年的发展为例,快捷的交通条件使快慢出行成为可能,出行舒适度大幅提升; 快递行业的加速发展,让旅游购物的运输不再是问题,网上购物的比例也大幅提升。 ; 随着电子支付方式的普及,游客外出不再需要携带大量现金; 优良的建设工程质量让玻璃栈道给游客带来更加真实的惊险刺激; 灯光的不断优化,让景区夜景、溶洞景观更加璀璨夺目。 人工智能的提高和技术的进步,让游乐园和游乐设施充满了震撼、奇幻和惊奇。

因此,元界作为现实世界虚拟化、数字化的手段,必将对旅游业产生积极的影响,带动某些产业要素和业态的显着提升,让游客感受到刺激、激情、舒适、自在、享受,让旅行行程变得更加浪漫、富有诗意、物超所值。

2、对旅游业的影响是可预见的

元宇宙作为一个正在发展和向往的新兴事物,让各界人士充满了求知欲,并拥有自己的想象和理解。 犹如百花齐放,百鸟齐鸣。 在旅游业界已知的解读或理解中,有的认为是智慧旅游的升级版,有的认为是人工智能+互联网+旅游,有的认为是数字技术对旅游产业的赋能(张家界)有观点认为,主要影响的是娱乐、游戏、游乐领域。

十年前,业内曾流行过这样一句话,意思是我国旅游业的快速腾飞或者建立世界旅游强国,需要旅游业有两个翅膀,一个叫文化,一个叫文化。另一种称为技术。 这种理解的比喻是否足够准确并不重要,但将虚拟宇宙的影响力归结为技术的范畴,并将其视为旅游业需要帮助的翅膀,可能是相对合适的。 我认为主要影响有六个方面:

首先是显示和性能。 比如很多游乐园、旅游演艺、文化展览等。 像迪士尼、方特、欢乐谷等,比如文化艺术展、沉浸式展览,应该还有很大的提升和展示的空间。 通过元宇宙,我们可以加快更新和新体验。

二是激活和复制。 比如文物和文化资源项目的“激活”,一些传说和历史场景的重建,比如古代皇帝议政的场景、三星堆和北京人的生活场景、恐龙化石群的修复等在博物馆里,神农架野人的模拟和揭示都可以利用元宇宙的技术手段。

三是参与体验。 诸如剧本杀戮、密室逃脱、战斗剧、森林野战、天然洞穴、古迹景点等都可以通过元宇宙增添故事和体验。

四是导游。 受技术条件限制,景区租用的导游服务器相对落后,无法替代散客导游的现场服务。 如果通过元界加以改善,对于游客和景区来说将是双赢的局面。

五是宣传营销。 各地的手段和方法都是比较固定的。 一是媒体广告,二是抖音视频,三是事件营销。 随着原始宇宙的引入,这个领域势必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通过精彩、全方位的现场呈现,让顾客得到真实的预览甚至体验,极大地激发了旅行的灵感和欲望。

第六,旅游预订。 无论是参加旅游团队,还是点菜预订的自助游,都离不开与旅游卖家的合同。 如果元界能够让游客浏览所有约定的旅游服务要素,并存储在合同中,对于保证旅游质量、减少服务纠纷、建立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将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

3. 震撼旅游行为只是一种幻想

有发言者表示,虚拟宇宙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很大,包括出行行为和方式的颠覆性改变。 即使你坐在家里,也可以借助元宇宙去环游世界,完全可以达到旅行的沉浸式效果。 按照这种思路,推测未来实际游客会越来越少,旅游消费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但从旅游行业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极小。

首先,旅行的基本概念是离开家。 世界旅游组织给出的旅游的总体概念是指人们出于休闲、商务或其他目的离开惯常环境,前往一定地点的时间不超过一年的活动。 我国官方旅游统计口径也是以此为基础制定的。 疫情前我国所谓的年出行60亿人次就是由此而来。 人们对旅游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但基本概念不会因为元宇宙的出现而改变。

其次,游客流动是旅游业的基本特征。 只有客源流动了,旅游产业才能生产,旅游相关产业要素才能运转。 新冠疫情下,由于人员流动不畅,旅游业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 如果把蹲在家里看虚拟世界而不晃动身体和手臂的行为也称为“旅游”,那充其量是一种“伪旅游”,其效果应该类似于许愿梅花开解渴画饼充饥。

再次,身临其境是旅游体验的最大特点。 这个“环境”是不可移动的,游客只有将身体移入到这个“环境”中才能欣赏、体验; 色、香、味、声、触都可以提供,比现场能更仔细地看到局部细节,但这只是实际场景的一部分,只能满足一部分感知,并不能满足实际场景的需要。整个场景。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去年底写了一篇《元界与旅游》的文章,谈了他对未来元界远程视频能否取代现场旅游的理解。 他认为,“如果仔细分析一下远程视频技术,就可以知道,远程视频技术可能永远不会取代现场旅游。先不谈如何模拟触觉、味觉等,光是交互速度的问题难以逾越的瓶颈。” 由于交互性的缺点,远距离的交流无法取代一些深度的互动交流,比如心与心的交谈、情感的交流、创意的合作等,有旅行经历的人都知道,每个游客都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主动的、旅游景点的随机行为,比如购物、提问、聊天、吃饭、做爱,还有很多小突发事件、突发事件,偶然的偶遇、小意外、小冲动是任何现实世界之外的场景都无法提供的。

另外,全身感受也是旅游的一个特点。 旅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不仅是行走、看、吃、体验,还有许多心理感悟、意外收获、遇见旅伴,无论惊喜还是蹉跎,无论快乐还是疲惫,是一种全心全意、全方位、全天候的现实生活场景的沉浸式体验,不同于看剧、电影、玩游戏,也不同于现实的模拟场景。 就像请你参加漫汉宴,或者请你体验一下元宇宙的漫汉宴,即使你们的色香味俱全,但两者之间仍然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即胃的饱与饿,胀与瘪。

有人可能会举观看表演的例子。 去剧院观看演出可能不如在家观看电视直播那样清晰全面,但欣赏的效果却相差无几。 如果效果真的差不多,那为什么还有人坚持花大钱买票去听歌剧、话剧、芭蕾呢? 这一点恰恰说明了实地旅游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替代的。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喜欢宅在家里。 现在他们整天生活在网络世界里。 未来,他们将终日沉迷于元宇宙创造的世界中。 他们可能有类似旅行的体验,但那只是在网恋和网恋的背景下。 在成瘾的基础上,只是又多了一个新的景点,而你享受的并不是真正的旅游活动。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出行需求是无法得到满足的。

因此,如果你了解了旅游的内涵和特点,你就会自信地认识到,所谓元宇宙对旅游行为的革命性、影响力、颠覆性影响不可能发生在大众游客身上。

4、最终影响程度取决于市场认可度。

旅游业作为关联性、依赖性、整合性较强的产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但影响的大小取决于旅游市场的认可程度。 研究论证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接受旅游市场的需求。 测试。

喜新厌旧、求新求异是游客的心态,也是旅游市场需求的特点。 记得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展出的《清明上河图》中的人物走来走去,吸引了观众,说很奇怪。 不过,后来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他们就没有当回事了; 旅游和表演艺术 沉浸式表演也是如此。 它们最初很受欢迎,但现在很难在市场上出名。 虚拟宇宙的出现和发展也将遵循这样的模式。 也会出现相互竞争和“内卷化”疲劳。 如果想对旅游业产生积极影响,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把握旅游消费特点。 现在各方推出的元宇宙看似无所不能,但更多的是建立理论和推论,在现实情况下可能并不容易实现。 比如在虚拟宇宙的背景下,参观故宫金殿时,据说游客可以看到皇帝,想见谁就是谁。 这确实比较令人愉快,但前提必须是游客有足够的时间并且愿意再次付费。 如果把自己感兴趣的一切都调出来好好享受,对于游客来说,一整天的时间可能都不足以游览整个故宫。 如果参加旅行团,肯定会影响计划的行程。

其次要摸清客源市场的规模。 需求市场有多大? 如果不清楚需求市场到底有多大,盲目追求、投入资金,必然会导致项目失败。 在现实的旅游场景中,不受时间和金钱限制、有旅行欲望的所谓“自由人”并不多。 即使是退休干部也很难花一两天的时间彻底游览一个景点。 也就是说,无论你在元宇宙做得有多好,你仍然需要相当比例的游客花钱,否则就像跳坑一样。

三是评估游客的喜好。 你一定要做好市场调查,了解有多少人喜欢元宇宙的方式,有多少人愿意花更多的钱去消费,特别是不要根据游客接待总量的百分比来盲目猜测。 AR、VR等在互联网行业一直被看好的项目,在旅游行业也遭遇失败。 例如,西北某省份著名的5A级景区,在不远处就有一个VR项目体验馆。 还有一部《360极限飞球》,但都因观众少而惨遭失败; 某知名电影公司希望拓展自有影视IP的文旅实景娱乐项目,但远未按计划短期内在20个城市落地。 虽然这些项目无法与元宇宙相提并论,但它们似乎被归类为类似类型的低级版本。

四是尽力控制开发投资。 虽然我国旅游消费呈上升趋势,但人均支出水平并不高。 疫情前的2019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支出为1062.64元,农村居民人均支出为634.66元。 现在我们正在经历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短期内很难好转,或者说能够支付元界的群体可能不是很大。 这是引入虚拟世界来增强旅游项目时必须考虑的事情。 如果成本不能抑制,游客无法承受,这样的开发就会失败。

作为目前广泛流传的“新理论”或者预言性的东西,由于各种宣传与未来现实的差距,元宇宙影响力的普遍性与行业特殊性的差距,以及具体性的差距。研发与实施旅游行业的差距,以及对旅游行业内部认识的差距,决定了现阶段我们只能稍加关注、讨论和思考。 性影响。

Similar Posts